圍城 錢鐘書著代表作圖書籍作品 中國現代長篇小說

錢鍾書的著作:圍城

售價:115

商品編號:TB000265

數量:

購買

分享:
圍城 錢鐘書著代表作圖書籍作品 中國現代長篇小說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圍城 小說開本:32開
作者:錢鍾書頁數:377
定價:115出版時間:1991-02-01
ISBN號:9787020098095印刷時間:2013-06-01
出版社:人民文學版次:2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2

 

內容提要:
錢鐘書先生創作的《圍城》三十年來橫貫常銷暢
銷小說之首。《圍城》是錢鐘書唯一的一部長篇小說
,堪稱中國現當代長篇小說的經典。小說塑造了抗戰
開初一類知識分子的群像,生動反映了在國家特定時
期,特殊人群的行為操守、以及困惑。從另一個角度
記述了當時的情景、氛圍。雖然有具體的曆史背景,
但這部小說揭示的只是人群的弱點,在今天依然能夠
引起人們的共鳴。第一版於1947年由上海晨光出版公
司出版。《圍城》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一部風格獨特
的諷刺小說。被譽為“新儒林外史”。
    
精 彩 頁:
據說“女朋友”就是“情人”的學名,說起來莊
嚴些,正像玫
瑰花在生物學上叫“薔薇科木本複葉植物”,或者休
妻的法律術語
是“協議離婚”。方鴻漸陪蘇小姐在香港玩了兩天,
才明白女朋友
跟情人事實上絕然不同。蘇小姐是最理想的女朋友,
有頭腦,有身
分,態度相貌算得上大家閨秀,和她同上飯館戲院並
不失自己的面
子。他們倆雖然十分親密,方鴻漸自信對她的情誼到
此而止,好比
兩條平行的直線,無論彼此距離怎麼近,拉得怎麼長
,終合不攏來
成為一體。只有九龍上岸前看她害羞臉紅的一刹那,
心忽然軟得沒
力量跳躍,以後便沒有這個感覺。他發現蘇小姐有不
少小孩子脾一
氣,她會頑皮,會嬌癡,這是他一向沒想到的。可是
不知怎樣,他
老覺得這種小妞兒腔跟蘇小姐不頂配。並非因為她年
齡大了;她比
鮑小姐大不了多少,並且當著心愛的男人,每個女人
都有返老還童
的絕技。只能說是品格上的不相宜;譬如小貓打圈兒
追自己的尾
巴,我們看著好玩兒,而小狗也追尋過去地回頭跟著
那短尾巴橛亂
轉,就風趣減少了。那幾個一路同船的學生看小方才
去了鮑小姐,
早換上蘇小姐,對他打趣個不亦樂乎。
     蘇小姐做人極大方;船到上海前那五六天里,一
個字沒提到鮑
小姐。她待人接物也溫和了許多。方鴻漸並未向她談
情說愛,除掉
上船下船走跳板時扶她一把,也沒拉過她手。可是蘇
小姐偶然的舉
動,好像和他有比求婚、訂婚、新婚更深遠悠久的關
系。她的平
淡,更使鴻漸疑懼,覺得這是愛情超熱烈的安穩,仿
佛颶風後的海
洋波平浪靜,而底下隨時潛伏著洶湧翻騰的力量。香
港開船以後,
他和蘇小姐同在甲板上吃香港買的水果。他吃水蜜桃
,耐心地撕
皮,還說:“桃子為什麼不生得像香蕉,剝皮多容易
!或者幹脆像
蘋果,用手帕擦一擦,就能連皮吃。”蘇小姐剝幾個
鮮荔枝吃了,
不再吃什麼,願意替他剝桃子,他無論如何不答應。
    桃子吃完,他
兩臉兩手都掛了幌子,蘇小姐看著他笑。他怕桃子汁
弄髒褲子,只
伸小指頭到袋里去勾手帕,勾了兩次,好容易拉出來
,正在擦手,
蘇小姐聲音含著驚怕嫌惡道:“啊喲!你的手帕怎麼
那麼髒!真虧
你——噲!這東西擦不得嘴,拿我的去,拿去,別推
,我最不喜歡
推。”
方鴻漸漲紅臉,接蘇小姐的手帕,在嘴上浮著抹
了抹,說:
“我買了一打新手帕上船,給船上洗衣服的人丟了一
半。我因為這
小東西容易遺失,他們洗得又慢,只好自己洗。這兩
天上岸玩兒,
沒工夫洗,所有的手帕都髒了,回頭洗去。你這塊手
帕,也讓我洗
了還你。”
蘇小姐道:“誰要你洗?你洗也不會幹淨!我看
你的手帕根本
就沒洗幹淨,上面的油膩斑點,怕還是馬賽一路來留
下的紀念。不
知道你怎麼洗的。”說時,吃吃笑了。
     等一會,兩人下去。蘇小姐撿一塊自己的手帕給
方鴻漸道:
“你暫時用著,你的手帕交給我去洗。”方鴻漸慌得
連說:“沒有這
個道理!”蘇小姐努嘴道:“你真不爽氣!這有什麼
大了不得?快給
我。”鴻漸沒法,回房艙拿了一團皺手帕出來,求饒
恕似的說:“我
自己會洗呀!髒得很,你看了要嫌的。”蘇小姐奪過
來,搖頭道:
“你這人怎麼邋遢到這個地步。你就把這東西擦蘋果
吃麼?”方鴻漸
為這事整天惶恐不安,向蘇小姐謝了又謝,反給她說
“婆婆媽
媽”。明天,他替蘇小姐搬帆布椅子,用了些力,襯
衫上進脫兩個
鈕子,蘇小姐笑他“小胖子”叫他回頭把襯衫換下來
交給她釘鈕
子。他抗議無用,蘇小姐說什麼就要什麼,他只好服
從她善意的
獨裁。
     方鴻漸看大勢不佳,起了恐慌。洗手帕,補襪子
,縫鈕扣,都
是太太對丈夫盡的小義務。自己憑什麼享受這些權利
呢?享受了丈
夫的權利當然正名定分,該是她的丈夫,否則她為什
麼肯盡這些義
務呢?難道自己言動有可以給她誤認為丈夫的地方麼
?想到這里,
方鴻漸毛骨悚然。假使訂婚戒指是落入圈套的象征,
鈕扣也是扣留
不放的預兆。自己得留點兒神!幸而明後天就到上海
,以後便沒有
這樣接近的機會,危險可以減少。可是這一兩天內,
他和蘇小姐在
一起,不是怕襪子忽然磨穿了洞,就是擔心什麼地方
的鈕子脫了
線。他知道蘇小姐的效勞是不好隨便領情的;她每釘
一個鈕扣或補
一個洞,自己良心上就增一分向她求婚的責任。
     中日關系一天壞似一天,船上無線電的報告使他
們憂慮。八月
九日下午,船到上海,僥幸戰事並沒發生。蘇小姐把
地址給方鴻
漸,要他去玩。他滿嘴答應,回老鄉望了父母,一定
到上海來拜訪
她。蘇小姐的哥哥上船來接,方鴻漸躲不了,蘇小姐
把他向她哥哥
介紹。她哥哥把鴻漸打量一下,極客氣地拉手道:“
久仰!久仰!”
鴻漸心里想,糟了!糟了!這一介紹就算經她家庭代
表審定批准做
候補女婿了!同時奇怪她哥哥說“久仰”,准是蘇小
姐從前常向她
家里人說起自己了,又有些高興。他辭了蘇氏兄妹去
檢點行李,走
不到幾步,回頭看見哥哥對妹妹笑,妹妹紅了臉,又
像喜歡,又像
生氣,知道在講自己。一陣不好意思。忽然碰見他兄
弟鵬圖,原來
上二等找他去了,蘇小姐海關有熟人,行李免查放行
。方氏兄弟還
等著檢查呢,蘇小姐特來跟鴻漸拉手叮囑“再會”。
    鵬圖問是誰,
鴻漸說姓蘇。鵬圖道:“唉,就是法國的博士,報上
見過的。”鴻漸
冷笑一聲,鄙視女人們的虛榮。草草把查過的箱子理
好,叫了汽車
准備到周經理家去住一夜,明天回鄉。鵬圖在什麼銀
行里做行員,
這兩天風聲不好,忙著搬倉庫,所以半路下車去了。
    鴻漸叫他打個
電報到家里,告訴明天搭第幾班火車。鵬圖覺得這錢
浪費得無謂,
只打了個長途電話。
     他丈人丈母見他,歡喜得了不得。他送丈人一根
在錫蘭買的象
牙柄藤手杖,送愛打牌而信佛的丈母一只法國貨女人
手提袋和兩張
錫蘭的貝葉,送他十五六歲的小舅子一支德國貨自來
水筆。丈母又
想到死去五年的女兒,傷心落淚道:“淑英假如活著
,你今天留洋
博士回來,她才高興呢!”周經理哽著嗓子說他太太
老糊塗了,怎
麼今天快樂日子講那些話。鴻漸臉上嚴肅沉鬱,可是
滿心慚愧,因
為這四年里他從未想起那位未婚妻,出洋時丈人給他
做紀念的那張
未婚妻大照相,也擱在箱子底,不知退了顏色沒有。
    他想贖罪補
過,反正明天搭十一點半特別快車,來得及去萬國公
墓一次,便
說:“我原想明天一早上她的墳。”周經理夫婦對鴻
漸的感想更好
了。周太太領他去看今晚睡的屋子,就是淑英生前的
房。梳妝桌子
上並放兩張照相:一張是淑英的遺容,一張是自己的
博士照。方鴻
漸看著發呆,覺得也陪淑英雙雙死了,蕭條黯淡,不
勝身後魂歸
之感。
     吃晚飯時,丈人知道鴻漸下半年職業尚無著落,
安慰他說:
“這不成問題。我想你還是在上海或南京找個事,北
平形勢凶險,
你去不得。你回家兩個禮拜,就出來住在我這兒。我
銀行里為你掛
個名,你白天去走走,晚上教教我兒子,一面找機會
。好不好?你
行李也不必帶走,天氣這樣熱,回家反正得穿中國衣
服。”鴻漸真
心感激,謝了丈人。丈母提起他婚事,問他有女朋友
沒有。他忙說
沒有。丈人說:“我知道你不會有。你老太爺家教好
,你做人規
矩,不會鬧什麼自由戀愛,自由戀愛沒有一個好結果
的。”
丈母道:“鴻漸這樣老實,是找不到女人的。讓
我為他留心做
個媒罷。”
丈人道:“你又來了!他老太爺、老太太怕不會
作主。咱們管
不著。”
丈母道:“鴻漸出洋花的是咱們的錢,他娶媳婦
,當然不能撇
開咱們周家。鴻漸,對不對?你將來新太太,一定要
做我的幹女
兒。我這話說在你耳朵里,不要有了新親,把舊親忘
個幹淨!這種
沒良心的人我見得多了。”
鴻漸只好苦笑道:“放心,決不會。”心里對蘇
小姐影子說:
“聽聽!你肯拜這位太太做幹媽麼?虧得我不要娶你
。”他小舅子好
像接著他心上的話說:“鴻漸哥,有個姓蘇的女留學
生,你認識她……P24-28
作者簡介:
錢鐘書,原名仰先,字哲良,字默存,號槐聚,曾用筆名中書君,中國現代著名作家、文學研究家。曾為《毛澤東選集》英文版翻譯小組成員。晚年就職於中國社會科學院,任副院長。書評家夏志清先生認為小說《圍城》是“中國近代文學中最有趣、最用心經營的小說,可能是最偉大的一部”。錢鐘書在文學,國故,比較文學,文化批評等領域的成就,推崇者甚至冠以“錢學”。
目錄:

圍城
附錄
記錢鐘書與《圍城》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