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的紙屑(周國平隨手寫在便箋上的一閃念的思想,竟來得比深思更有力量)

售價:111

商品編號:9787533934996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風中的紙屑(周國平隨手寫在便箋上的一閃念的思想,竟來得比深思更有力量)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216
  • 字 數:129000
  • 印刷時間:2013-3-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3934996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內容推薦

  《風中的紙屑》是作傢周國平的第二本隨筆集。本書記錄的隨感均來自作者平時念頭閃現時而隨手寫在便箋上的文字。恰如幸運之手接住風中的紙屑,自然隨意。作者用淺白的文字道出自己對人生與命運、幸福與困難、愛與孤獨、信仰和宗教、帶人和處世等各個方面的點滴感悟。這些一閃念的隨感記錄更忠實地反映瞭作者未加修飾、最原生態的哲學思想,給人以深刻啟迪!

作者簡介

  周國平,著名學者、作傢。1945年7月25日生於上海,哲學碩士、博士,西南政法大學教授。1981年進入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工作至今。主要著作有《蘇聯當代哲學》(合著),學術專著《尼采:在世紀的轉折點上》,隨感集《人與永恒》《尼采與形而上學》,詩集《憂傷的情欲》《隻有一個人生》,散文集《善良豐富高貴》,自傳《歲月與性情》《今天我活著》《愛與孤獨》等;譯著有《論辯證法的敘述方法》(合譯)、《偶像的黃昏》《希臘悲劇時代的哲學》等。

目錄 序
享受生命本身
和命運結伴而行
困惑與覺悟
親近自然
愛與孤獨
幸福和苦難都屬於靈魂
尋常的苦難
人得救靠本能
自我和他人
愛情的容量
性愛哲學
性愛倫理學
性愛心理學
性愛美學


享受生命本身
和命運結伴而行
困惑與覺悟
親近自然
愛與孤獨
幸福和苦難都屬於靈魂
尋常的苦難
人得救靠本能
自我和他人
愛情的容量
性愛哲學
性愛倫理學
性愛心理學
性愛美學
兩性之間
婚姻與愛情
親子之愛
比成功更寶貴的
靈魂和肉體
堅守精神的傢園
理想主義
心靈也是一種現實
信仰和宗教
哲學和哲學傢
對人性的不同解釋
人性現象
不同的天賦
人品與智慧
幽默
嫉妒
吝嗇
自卑
悔恨、內疚和自欺
輿論和名聲
教育
東西方文化
文化現象
寫作的理由
寫作的態度
作品的價值
創作和欣賞
隻讀好書
傾聽沉默
節省語言
人生況味
從零開始與未完成
世象素描
待人和處世
街頭的自語
風中的紙屑
水上的落葉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人得救靠本能
1
習慣,疲倦,遺忘,生活瑣事……苦難有許多貌不驚人的救星。人得救不是靠哲學和宗教,而是靠本能,正是生存本能使人類和個人歷盡劫難而免於毀滅,各種哲學和宗教的安慰也無非是人類生存本能的自勉罷瞭。
人都是得過且過,事到臨頭才真急。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頭上,仍然不知道疼。砍下來,隻要不死,好瞭傷疤又忘疼。最拗不過的是生存本能以及由之產生的日常生活瑣事,正是這些瑣事分散瞭人對苦難的註意,使苦難者得以休養生息,走出淚谷。
2
我們不可能持之以恒地為一個預知的災難結局悲傷。悲傷如同別的情緒一樣,也會疲勞,也需要休息。
以旁觀者的眼光看死刑犯,一定會想象他們無一日得安生,其實不然。因為,隻要想一想我們自己,誰不是被判瞭死刑的人呢?
3
許多時候人需要遺忘,有時候人還需要裝作已經遺忘——我當然是指在自己面前,而不隻是在別人面前。
4
身處一種曠日持久的災難之中,為瞭同這災難拉開一個心理距離,可以有種種辦法。樂觀者會盡量“朝前看”,把眼光投向雨過天晴的未來,看到災難的暫時性,從而懷抱一種希望。悲觀者會盡量居高臨下地“俯視”災難,把它放在人生虛無的大背景下來看,看破人間禍福的無謂,從而產生一種超脫的心境。倘若我們既非樂觀的詩人,亦非悲觀的哲人,而隻是得過且過的普通人,我們仍然可以甚至必然有意無意地掉頭不看眼前的災難,盡量把註意力放在生活中尚存的別的歡樂上,哪怕是些極瑣屑的歡樂,隻要我們還活著,這類歡樂是任何災難都不能把它們徹底消滅掉的。所有這些辦法,實質上都是逃避,而逃避常常是必要的。
如果我們驕傲得不肯逃避,或者沉重得不能逃避,怎麼辦呢?
剩下的唯一辦法是忍。
我們終於發現,忍受不可忍受的災難是人類的命運。接著我們又發現,隻要咬牙忍受,世上並無不可忍受的災難。
5
古人曾雲:忍為眾妙之門。事實上,對於人生種種不可躲避的災禍和不可改變的苦難,除瞭忍,別無他法。忍也不是什麼妙法,隻是非如此不可罷瞭。不忍又能怎樣?所謂超脫,不過是尋找一種精神上的支撐,從而較能夠忍,並非不需要忍瞭。一切透徹的哲學解說都改變不瞭任何一個確鑿的災難事實。佛教教人看透生老病死之苦,但並不能消除生老病死本身,苦仍然是苦,無論怎麼看透,身受時還是得忍。
當然,也有忍不瞭的時候,結果是肉體的崩潰——死亡,精神的崩潰——瘋狂,最糟則是人格的崩潰——從此委靡不振。
如果不想毀於災難,就隻能忍。忍是一種自救,即使自救不瞭,至少也是一種自尊。以從容平靜的態度忍受人生最悲慘的厄運,這是處世做人的基本功夫。
6
張鳴善《普天樂》:“風雨兒怎當?風雨兒定當。風雨兒難當!”這三句話說出瞭人們對於苦難的感受的三個階段:事前不敢想象,到時必須忍受,過後不堪回首。
7
人生無非是等和忍的交替。有時是忍中有等,絕望中有期待。到瞭一無可等的時候,就最後忍一忍,大不瞭是一死,就此徹底解脫。
8
著眼於過程,人生才有幸福或痛苦可言。以死為背景,一切苦樂禍福的區別都無謂瞭。因此,當我們身在福中時,我們盡量不去想死的背景,以免敗壞眼前的幸福。一旦苦難臨頭,我們又盡量去想死的背景,以求超脫當下的苦難。
9
生命連同它的快樂和痛苦都是虛幻的——這個觀念對於快樂是一個打擊,對於痛苦未嘗不是一個安慰。用終極的虛無淡化日常的苦難,用徹底的悲觀凈化塵世的哀傷,這也許是悲觀主義的智慧吧。
10
對於一切悲慘的事情,包括我們自己的死,我們始終是又適應又不適應,有時悲觀有時達觀,時而清醒時而麻木,直到最後都是如此。說到底,人的忍受力和適應力是驚人的,幾乎能夠在任何境遇中活著,或者——死去,而死也不是不能忍受和適應的。到死時,不適應也適應瞭,不適應也無可奈何瞭,不適應也死瞭。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