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切在我們周圍暗下來

售價:147

商品編號:9787533942663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當一切在我們周圍暗下來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216
  • 字 數:129000
  • 印刷時間:2015-8-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3942663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當一切在我們周圍暗下來》——「一個」app超人氣作者蕎麥十年來首本隨筆集作品,記錄每一個時間帶來的小情緒。 \韓寒監制,張嘉佳、張曉晗、陶立夏、周嘉寧鼎力推薦。 \這是我寫過的所有文字的初心。——蕎麥 \迷茫過、悲傷過、逃避過、冷漠過……時間成全瞭現在的你,如今我們可以回頭看那些過往,記憶並沒有像我們以為的那樣健忘。 \這是蕎麥的故事,也是你經歷過、正在煎熬、即將遇見的故事。   內容推薦

當一切在我們周圍暗下來,初心方顯。
那時的我們,不知道丟掉瞭什麼,得到瞭什麼,而唯有時間能告訴你一切……
時間帶給我們的東西,原來都在每個人自己才知道的地方。
這裡有少女時代的惆悵與夢想,有成長時不小心付出瞭的真心,有情人間無可避免的爭吵,也有揮之不去的所謂命運的支配。
蕎麥用十年時間記錄下這些碎片裡的記憶,你能在這本書裡看到你的成長、困惑、迷茫以及最終的塵埃落定。

 

作者簡介 蕎麥 寫作者,電影公司策劃總監。 嚴肅臉,少女心。 以寫字抵抗時間和失去。 已出版《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瘦子的》《最大的一場大火》《愛情是個冷笑話》等 微博@蕎麥chen 目錄 Part 1
時間帶給我們的東西
“不夠美小姐”的獨白
世間所有的相聚
那天下午我在舊居燒信
就像一道光
為瞭告別的聚會
還在讀古龍的那些年
因為你無法戰勝一個幻夢
再見香港

Part 2
無國界的零星公民
無國界躲雨聯盟
關於工作的腦洞很大的無限循環討論

Part 1

時間帶給我們的東西

“不夠美小姐”的獨白

世間所有的相聚

那天下午我在舊居燒信

就像一道光

為瞭告別的聚會

還在讀古龍的那些年

因為你無法戰勝一個幻夢

再見香港

 

Part 2

無國界的零星公民

無國界躲雨聯盟

關於工作的腦洞很大的無限循環討論

郊區生活

根本就沒有人是幸福的

聽著,我們正在談論戰爭

疾病王國的零星公民

衰老博物館

 

Part 3

茫茫宇宙中的坐標

過年機器人

爸爸,爸爸

親戚們

鄉村傢庭小史

局外人

 

Part 4

朝著自己的命運而去

當一切在我們周圍暗下來

她的心事盡歸大海

世界終於給予瞭回應

菲茨傑拉德:你好,再見

理查德·耶茨:失敗者之歌

毛姆:才華多美妙,令自己都傾倒

文藝工作者村上春樹

張嘉佳:自從你離開瞭南京

媒體評論 在生命的某個階段,有些黑夜必將來臨。作為少年時相識的朋友,我知道蕎麥想描述的時間感。正因為曾經黑暗,更要自己成為光明。時間有限,你要盡力而為。時間很久,你會水到渠成。
——張嘉佳


蕎麥與少女時代的自己仿佛有個牢不可破的約定,使她這些年的作品一直有少年人清透的聰慧與惆悵。
——陶立夏
每個人都會經歷青春年少,但一直用少年的眼睛看世界是需要勇氣的。如果我身邊有永恒的如風少女,那就是勇敢的蕎麥。
—— 張曉晗

在生命的某個階段,有些黑夜必將來臨。作為少年時相識的朋友,我知道蕎麥想描述的時間感。正因為曾經黑暗,更要自己成為光明。時間有限,你要盡力而為。時間很久,你會水到渠成。
                                                                                                                                                                  ——張嘉佳

蕎麥與少女時代的自己仿佛有個牢不可破的約定,使她這些年的作品一直有少年人清透的聰慧與惆悵。

——陶立夏

每個人都會經歷青春年少,但一直用少年的眼睛看世界是需要勇氣的。如果我身邊有永恒的如風少女,那就是勇敢的蕎麥。

—— 張曉晗

蕎麥的文字裡有最新鮮最動人的東西,她寫給迷人的失敗者,也寫給逆水行舟的年輕人。她最大的優點就是從未被時間損耗。

——周嘉寧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關於工作的腦洞很大的無限循環討論

 

“誰會喜歡自己的工作?”《老友記》裡面的錢德勒憤慨地說。

其他幾個人:瑞秋、莫妮卡、菲比、喬伊、羅斯紛紛驚呆瞭,“我們都喜歡自己的工作啊。”“一天看不到恐龍我就活不下去。”古生物學傢羅斯說。

這大概就是《老友記》讓人感到快樂的原因之一:裡面90%的人竟然都做著自己熱愛的工作!

即使不是最可怕的,至少也是最普遍的:工作是讓我們不快樂的原因,同時也是讓我們不自由的原因。打卡機是世界上最慘絕人寰的發明。同事中隻有1%是可愛的。領導就不用談瞭。說到工作內容,80%的工作內容都是重復而且沒有意義的,剩下的20%即使有意義也跟你無關。

每次我提到自己在上班,很多人都會大吃一驚:“你怎麼還在上班?”“你不應該在傢自由寫作嗎?”

畢業那年我就不想找工作,結果陰差陽錯進瞭報社之後,反而乖乖在一棟大樓裡面待瞭七年之久,之後換瞭一棟樓,一待又是三四年。

當然想過辭職:朋友們在上海聚會的時候,我因為要上班而不能去;ONE全國巡回簽售的時候,一群人快快樂樂東奔西走,我也因為工作的事情不能去;想去一個燈塔工作十天,當然也去不瞭……工作本身當然也有讓人不開心的地方,但最重要的是時間被限制瞭。

擺脫工作是很多人尤其是文藝青年的終極目標,他們都傾向於認為工作在某種程度上是對自己時間與才華的雙重浪費……保羅·奧斯特在《窮途,墨路》裡面說自己“從未想過要過雙重生活”,也就是說從來沒有想過要上班。為此他不得不過瞭一段相當窘迫的日子,他在很多小說裡寫到這樣一類逐漸脫離社會,甚至吃不上飯的年輕人。

村上春樹的方式不太一樣,他雖然也早早打定主意不上班,但卻開瞭一個酒吧。這兩者的區別在於:前者像個嬉皮士,而後者僅僅像個另辟蹊徑的中產階級。最後,兩個人殊途同歸:當自己的創作目標緩慢達成之後,一門心思投入其中簡直是必然的。

而我之所以至今都沒有辭職的原因,說起來隻有一個:就是對自己創作能力的不自信。雖然經濟問題也在考慮范圍內,但並沒有完完全全地相信自己有文學創作的核心能力,是至今都沒有辭職的關鍵。

我有一個QQ群,裡面是幾個寫字的女生:三個寫專欄為生,一個編劇,一個編輯,還有我。這裡面,前四個都是自由職業者,編輯也整天喊著要辭職,隻有我專心致志地上著班。其中有厲害的專欄作傢,江湖傳言“每個月能寫三十篇”,她驚叫:“好像是差不多,但為什麼我還沒有發財?”……仔細一想:這樣豈不是再次落入瞭“計件工作”的陷阱?

我不太會寫專欄,隻想寫小說,但寫小說的能力也不是很強。這種自我認知,把我牢牢按在瞭上班這件事情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同樣的原因,好幾個寫作的朋友,辭職瞭大半年,又繼續出門找工作瞭。李海鵬辭職一年在傢寫完瞭《晚來寂靜》這本小說,褒貶不一,又回去當雜志主編。不過畫漫畫的好些朋友倒是一直不工作,好像畫漫畫這件事本身的開心程度,足夠抵抗其他瞭。

說起來,我倒覺得大概作傢是最不適合自由職業的。我總是在想:即使我不做現在的工作,也不會成為自由職業者,反而會去做更加體力型的工作,說不定回傢種田。目前對於寫作的理解,無法再像以前一樣輕松隨意,無法再想象它是一個光鮮自由愉快的行當,反而覺得它對人的壓榨與折磨,必須要通過不停地磨煉肉體來承受。

每天早晨上班,這件事對我來說有著很重要的意義:它將我從床上喊起來,推我出門。事實上,我幾乎每本書都是在單位的破電腦上寫出來的。在報社的時候,我會趁著晚上等記者交稿的間隙寫。一旦回到傢,即使對著那臺特意買來的蘋果筆記本,我也一個字都寫不出來瞭。

“不上班”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選擇:意味著你有足夠的自由來選擇自己真正願意從事的工作。同時這又意味著你必須全心全意,全力以赴;意味著你的時間被“真正的工作”所填滿。

是的,如果“上班”這個詞語意味著乏味和貶義,那麼“工作”這個詞語正變得越來越中性,越來越復雜:如何工作,在哪裡工作,怎樣工作……它不再是簡單的囚籠,有時甚至是一切歡愉的最終來源。就像海明威周遊世界隻是為瞭寫出小說,“不上班的工作”本質上要求你把自己的全部真正祭獻給某個職業,並隻能從中索取一切。

對於20世紀70年代出生的人來說,不上班是異類,大逆不道。而且奇怪的是,70後對於體制似乎有一種天然的親近感,不管他們年輕時多麼反叛,最後還是逐漸與某一類體制靠攏瞭。很少見到真正單打獨鬥的70後,他們要不屬於某個團體,要不緊密團結於某個圈子,有很多年輕時不工作的人,中年之後倒有瞭一份工資。

對於80年代出生的人來說,不上班可以接受,但意味著必須經常提醒自己“對生活不要有那麼多要求”,要懂得“安貧樂道”,等哪天混出頭瞭,“一切都會變好的”。80後經常有情懷而沒辦法,好像總在等待命運的眷顧:下一個張嘉佳,下一個宋冬野,下一個……

早年大傢如果不上班,還得糾結著要自己交公積金、養老保險……但前段時間有人算瞭算,繳養老金根本不劃算,還不如現在花瞭,不繳也罷。但,“我們都繳瞭這麼多年瞭……一旦不繳,豈不是前面的都浪費瞭?”這簡直就是對80後的最好隱喻:遵守社會規則很多年瞭,忽然發現不遵守也可以,但都已經遵守這麼多年瞭……“被卡住的一代人”。

我總覺得,大概充滿安全感的90後才是能把“自由職業”這件事玩得最好的一代人。在他們眼裡:“做喜歡的事情”“不上班”“掙錢”“盡情享樂”……這些都應該是毫不遲疑地同時發生的。

他們與金錢的關系又親密又簡單又順利。而且他們從事著的,很多都是非常適合自由職業的工作。比如:貓力,旅行傢,漂亮獨立,周遊世界,現在她的照片掛在New Balance的店裡;張曉晗,編劇,大長腿,快快樂樂的。還有攝影師、設計師、建築師……但凡真正有才能的人,而這才能又跟社會的契合度較高,做自由職業總是會更加開心一點吧。

有一天在北京,跟幾乎一夜爆紅的張嘉佳深更半夜吃完火鍋之後,我們其他幾個人都陷入瞭深深的頹廢和焦灼之中。不是我故意總要提到他,而是這段時間他對別人的打擊實在太大瞭。總之那天晚上,我跟朋友坐在出租車後座上,開始沒完沒瞭地自怨自艾。

“啊!別人都成功瞭,賺錢瞭!”

“你也可以的,這麼年輕,你是90後啊!想做什麼就趕緊去做!你到底想做什麼?”我問她。

“我想開店!”她說。

雖然她寫文章、拍照片、做設計都很不錯,但她“隻想開一傢喜歡的店”。

“那就去開嘛!”我輕描淡寫地說。

豈料幾個月之後,她真的在進賢路那麼好的地段,開瞭一傢滬上熱門餐廳“館子”。

“不要恐慌。”這是《銀河系搭便車指南》封面上的話。

屬於我們的黃金時代大概已經過去瞭。這個世界屬於不再被不安全感綁架的90後。但,不要恐慌。我一個同學當瞭十年的公務員,其中有五年都在想著要辭職。今年她終於真的辭職瞭,準備開一傢自己的咖啡店。此時她兒子都上小學瞭。

書摘與插畫 插圖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