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田里的守望者 紀念版硬殼精裝 世界名著書籍暢銷小說

J.D.塞林格的著作:麥田里的守望者 紀念版硬殼精裝

售價:190

商品編號:TB000255

數量:

購買

分享:
麥田里的守望者 紀念版硬殼精裝 世界名著書籍暢銷小說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麥田里的守望者(紀念版)(精)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美國)J.D.塞林格|譯者:施鹹榮開本:2
定價:190頁數:231
  出版時間:2010-02-01
ISBN號:9787544703987印刷時間:2010-02-01
出版社:譯林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內容提要
本書的主人公霍爾頓是個中學生,出身於富裕中產階級的十六歲少年,在第四次被開除出學校之後,不敢貿然回家,只身在美國最繁華的紐約城遊蕩了一天兩夜,住小客店,逛夜總會,濫交女友,酗酒……他看到了資本主義社會的種種醜惡,接觸了各式各樣的人物,其中大部分是“假模假式的” 偽君子。 霍爾頓幾乎看不慣周圍發生的一切,他甚至想逃離這個現實世界,到窮鄉僻壤去假裝一個又聾又啞的人,但要真正這樣做,又是不可能的,結果他只能生活在矛盾之中:他這一輩子最痛恨電影,但百無聊賴中又不得不在電影院里消磨時間;他厭惡沒有愛情的性關系,卻又糊里糊塗地叫來了妓女;他討厭虛榮庸俗的女友薩麗,卻又迷戀她的美色,情不自禁地與她摟摟抱抱。因此,他盡管看不慣世道,卻只好苦悶、彷惶,用種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安慰自己,自欺欺人,最後仍不免對現實社會妥協,成不了真正的叛逆,這可以說是作者塞林格和他筆下人物霍爾頓的悲劇所在。
精 彩 頁
你要是真想聽我講,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麼地方出生,我倒黴的童年是怎樣度過,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幹些什麼,以及諸如此類的大衛·科波菲爾式廢話,可我老實告訴你,我無意告訴你這一切。首先,這類事情叫我膩煩;其次,我要是細談我父母的個人私事,他們倆准會大發脾氣。對於這類事情,他們最容易生氣,特別是我父親。他們為人倒是挺不錯——我並不想說他們的壞話——可他們的確很容易生氣。再說,我也不是要告訴你他媽的我整個自傳。我想告訴你的只是我在去年聖誕節前所過的那段荒唐生活,後來我的身體整個兒垮了,不得不離家到這兒來休養一陣。我是說這些事情都是我告訴D.B.的,他是我哥哥,在好萊塢。那地方離我目前可憐的住處不遠,所以他常常來看我,幾乎每個周末都來,我打算在下個月回家,他還要親自開車送我回去。他剛買了輛美洲豹,那是種英國小轎車,一個小時可以開兩百英里左右,買這輛車花了他將近四千塊錢。最近他十分有錢。過去他並不有錢。過去他在家里的時候,只是個普通作家,寫過一本了不起的短篇小說集《秘密金魚》,不知你聽說過沒有。這本書里最好的一篇就是《秘密金魚》,講的是一個小孩怎樣不肯讓人看他的金魚,因為那魚是他自己花錢買的。這故事動人極了,簡直要了我的命。這會兒他進了好萊塢,當了婊子——這個D.B.。我最最討厭電影。最好你連提也不要向我提起。 我打算從我離開潘西中學那天講起。潘西這學校在賓夕法尼亞州埃傑斯鎮。你也許聽說過。也許你至少看見過廣告。他們差不多在一千份雜志上登了廣告,總是一個了不起的小夥子騎著馬在跳籬笆。好像在潘西除了比賽馬球就沒有事可做似的。其實我在學校附近連一匹馬的影兒也沒見過。在這幅跑馬圖底下,總是這樣寫著:“自從一八八八年起,我們就把孩子栽培成優秀的、有腦子的年輕人。”完全是騙人的鬼話。在潘西也像在別的學校一樣,根本沒栽培什麼人才。而且在那里我也沒見到任何優秀的、有腦子的人。也許有那麼一兩個。可他們很可能在進學校時候就是那樣的人。 嗯,那天正好是星期六,要跟薩克遜·霍爾中學賽橄欖球。跟薩克遜·霍爾的這場比賽被看作是潘西附近的一件大事。這是年內最後一場球賽,要是潘西輸了,看樣子大家非自殺不可。我記得那天下午三點左右,我爬到高高的湯姆孫山頂上看球賽,就站在那門曾在獨立戰爭中使用過的混賬大炮旁邊。從這里可以望見整個球場,看得見兩隊人馬到處沖殺。看台里的情況雖然看不很清楚,可你聽得見他們的吆喝聲,一片震天價喊聲為潘西叫好,因為除了我,差不多全校的人都在球場上,不過給薩克遜·霍爾那邊叫好的聲音卻是稀稀拉拉的,因為到客場來比賽的球隊,帶來的人總是不多的。 在每次橄欖球比賽中總很少見到女孩子。只有高班的學生才可以帶女孩子來看球。這確實是個陰森可怕的學校,不管你從哪個角度看它。我總希望自己所在的地方至少偶爾可以看見幾個姑娘,哪怕只看見她們在搔胳膊、擤鼻子,甚至在吃吃地傻笑。賽爾瑪·綏摩——她是校長的女兒——倒是常常出來看球,可像她這樣的女人,實在引不起你多大興趣。其實她為人倒挺不錯。有一次我跟她一起從埃傑斯鎮坐公共汽車出去,她就坐在我旁邊,我們倆隨便聊起天來。我挺喜歡她。她的鼻子很大,指甲都已剝落,像在流血似的,胸前還裝著兩只假奶,往四面八方直挺,可你見了,只覺得她可憐。我喜歡她的地方,是她從來不瞎吹她父親有多偉大。也許她知道他是個假模假式的飯桶。 我之所以站在湯姆孫山頂,沒下去看球賽,是因為我剛跟擊劍隊一道從紐約回來。我還是這個擊劍隊的倒黴領隊。真了不起。我們一早出發到紐約去跟麥克彭尼中學比賽擊劍。只是這次比賽沒有比成。我們把比賽用的劍、裝備和一些別的東西一股腦兒落在他媽的地鐵上了。這事也不能完全怪我。我得不住地站起來看地圖,好知道在哪兒下車。結果,我們沒到吃晚飯時間,在下午兩點三十分就已回到了潘西。乘火車回來的時候全隊的人一路上誰也不理我。說起來,倒也挺好玩哩。 我沒下去看球賽的另一原因,是我要去向我的曆史老師老斯賓塞告別。他患著流行性感冒,我揣摩在聖誕假期開始之前再也見不到他了。他寫了張條子給我,說是希望在我回家之前見我一次。他知道我這次離開潘西後再也不回來了。 我忘了告訴你這件事。他們把我踢出了學校,過了聖誕假後不再要我回來,原因是我有四門功課不及格,又不肯好好用功。他們常常警告我,要我好好用功——特別是學期過了一半,我父母來校跟老綏摩談過話以後——可我總是當耳邊風。於是我就給開除了。他們在潘西常常開除學生。潘西在教育界聲譽挺高。這倒是事實。 嗯,那是十二月,天氣冷得像巫婆的奶頭,尤其是在這混賬的小山頂上。我只穿了件晴雨兩用的風衣,沒戴手套什麼的。上個星期,有人從我的房間里偷走了我的駱駝毛大衣,大衣袋里還放著我那副毛皮里子的手套。潘西有的是賊。不少學生都是家里極有錢的,可學校里照樣全是賊。學校越貴族化,里面的賊也越多——我不開玩笑。嗯,我當時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門混賬大炮旁邊,看著下面的球賽,凍得我屁股都快掉了。只是我並不在專心看球賽。我流連不去的真正目的,是想跟學校悄悄告別。我是說過去我也離開過一些學校,一些地方,可我在離開的時候自己競不知道。我痛恨這類事情。我不在乎是悲傷的離別還是不痛快的離別,只要是離開一個地方,我總希望離開的時候自己心中有數。要不然,我心里就會更加難受。 總算我運氣好。刹那間我想起了一件事,讓我感覺到自己他媽的就要滾出這個地方了。我突然記起在十月間,我怎樣跟羅伯特·鐵奇納和保爾·凱姆伯爾一起在辦公大樓前扔橄欖球。他們都是挺不錯的小夥子,尤其是鐵奇納。那時正是在吃晚飯前,外面天已經很黑了,可是我們照樣扔著球。天越來越黑,黑得幾乎連球都看不見了,可我們還是不肯歇手。最後我們被迫歇手了。那位教生物的老師,柴柏西先生,從教務處的窗口探出頭來,叫我們回宿舍去准備吃晚飯。我要是運氣好,能在緊要關頭想起這一類事情,我就可以好好作一番告別了——至少絕大部分時間都可以做到。因此我一有那感觸,就立刻轉身奔下另一邊山坡,向老斯賓塞的家奔去。他並不住在校園內。他住在安東尼·魏恩路。P1-4
目錄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