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慢慢來

龍應台的書:孩子你慢慢來

售價:75

商品編號:9787108033635

數量:

購買

分享:
孩子你慢慢來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孩子你慢慢來 育兒書籍 正版童書 商城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龍應台開本:16
  頁數:138
  出版時間:2009-12-01
ISBN號:9787108033635印刷時間:2009-12-01
出版社:三聯書店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編輯推薦語
十五年前龍應台以一位母親的親身經驗寫下《孩子你慢慢來》,她在書中說:“誰能告訴我做女性和做個人之間怎麼平衡?我愛極了做母親,只要把孩子的頭放在我胸口,就能使我覺得幸福。可是我也是個需要極大的內在空間的個人……女性主義者,如果你不曾體驗過生養的喜悅和痛苦,你究竟能告訴我些什麼呢?” 十五年過去,龍應台不僅成為華文界最有影響力的一枝筆,也以她自己的智慧走出女性在個人事業和母親角色的沖突,而這本書也給無數讀者帶來感動和啟迪。
內容提要
作為華人世界最有影響的一支筆,龍應台的文章有萬丈豪氣,然而《 孩子你慢慢來》卻令人驚歎,她的文字也可以有款款深情。 這本書里的龍應台是一個母親,作為母親的龍應台和作為一個獨立的 人的龍應台有著豐富、激烈的內心沖突,而正是通過對這一沖突的訴說, 表現出她內心深處的母愛。但它不是傳統母愛的歌頌,是對生命的實景寫 生,只有真正懂得愛的作家才寫得出這樣的生活散文。
作者簡介
龍應台,近年來常駐三個地址:香港沙灣徑二十五號濱於海,台北仰德大道白雲山莊藏於山,金華街月涵堂隱於市。寫作教書兼成立基金會推動全球意識之餘,最流連愛做之事,就是懷著相機走山走水走大街小巷,上一個人的攝影課。
目錄

[序]
蝴蝶結
初識

那是什麼
終於嫁給了王子
野心
歐嬤
寫給懷孕的女人
他的名字叫做“人”
啊!洋娃娃
尋找幼稚園
神話·迷信·信仰
男子漢大丈夫
漸行漸遠
讀《水滸》的小孩
一只老鼠
葛格和底笛
高玩
放學
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觸電的小牛
[跋]
我這樣長大
放手

 

前言

[序] 蝴蝶結 “阿婆,我要這一束!” 黑衫黑褲的老婦人把我要的二十幾枝桃紅色的玫瑰從桶里取出,交給 小孫兒,轉身去找錢。 小孫兒大概只有五歲,清亮的眼睛,透紅的臉頰,咧嘴笑著,露出幾 顆稀疏的牙齒。他很慎重、很歡喜地接過花束,抽出一根草繩綁花。花枝 太多,他的手太小,草繩又長,小小的人兒又偏偏想打個蝴蝶結,手指繞 來繞去,這個結還是打不起來。 “死嬰那,這麼憨慢!卡緊,郎客在等哪!”老祖母粗聲罵起來,還 推了他一把。 “沒要緊,阿婆,阮時幹真多,讓伊慢慢來。” 安撫了老祖母,我在石階上坐下來,看著這個五歲的小男孩,還在很 努力地打那個蝴蝶結:繩子穿來穿去,剛好可以拉的一刻,又松了開來, 於是重新再來;小小的手慎重地捏著細細的草繩。 淡水的街頭,陽光斜照著窄巷里這間零亂的花鋪。 回教徒和猶太人在彼此屠殺,埃塞俄比亞的老弱婦孺在一個接一個地 餓死,紐約華爾街的證券市場擠滿了表情緊張的人——我,坐在斜陽淺照 的石階上,願意等上一輩子的時間,讓這個孩子從從容容地把那個蝴蝶結 紮好,用他五歲的手指。 “王愛蓮,補習費呢?” 林老師的眼光冷冷的。王愛蓮坐在最後一排;她永遠坐在最後一排, 雖然她個子也矮。六十個學生凍凍地縮在木椅上,沒有人回頭,但是不回 頭,我也能想象王愛蓮的樣子:蓬亂的頭發一團一團的,好像從來沒洗過 。穿著肮髒破爛的制服,別人都添毛衣的時候,她還是那一身單衣。冬天 里,她的嘴唇永遠是藍紫色的,握筆的手有一條一條筋暴出來。 “沒有補習費,還敢來上學?” 林老師從來不發脾氣,他只是冷冷地看著你。 “上來!” 王愛蓮抽著鼻涕,哆哆嗦嗦走到最前排,剛好站在我前面;今:天, 她連襪子都沒穿。光光的腳夾在硬邦邦的塑膠鞋里。我穿了兩雙毛襪。 “解黑板上第三題!” 林老師手里有根很長的藤條,指了指密密麻麻的黑板。 王愛蓮拿起一支粉筆,握不住,粉筆摔在地上,清脆地跌成碎塊。她 又拾起一支,勉強在黑板邊緣畫了幾下。 “過來!” 老師撫弄著手里的藤條。全班都停止了呼吸,等著要發生的事。 藤條一鞭一鞭地抽下來,打在她頭上、頸上、肩上、背上,一鞭一鞭 抽下來。王愛蓮兩手捂著臉,縮著頭,不敢躲避,不敢出聲;我們只聽見 藤條揚上空中抖俏響亮的“簌簌”聲。 然後鮮血順著她糾結的發絲稠稠地爬下她的臉,染著她的手指,沾了 她本來就肮髒的土黃色制服。林老師忘了,她的頭,一年四季都長瘡的。 一道一道鮮紅的血交叉過她手背上紫色的筋路,纏在頭發里的血卻很快就 凝結了,把發絲黏成團塊。 第二天是個雨天。我背了個大書包,跟母親揮了揮手,卻沒有到學校 。我逛到小河邊去看魚。然後到戲院去看五顏六色的海報,發覺每部電影 都是由一個叫“領銜”的明星主演,卻不知她是誰。然後到鐵軌邊去看運 煤的火車,踩鐵軌,玩平衡的遊戲。 並不是王愛蓮的血嚇壞了我,而是,怎麼說,每天都有那麼多事要“ 發生”:隔壁班的老師大喊一聲“督學來了”,我們要眼明手快地把參考 書放在腿下,用黑裙子遮起來;前頭的林老師換上輕松的表情說:“我們 今天講一個音樂家的故事。”等督學走了,又把厚厚的參考書從裙下撈出 來,作“雞兔同籠”。 要不然,就是張小雲沒有交作業;老師要她站在男生那一排去,面對 全班,把裙子高高地撩起來。要不然,就是李明華上課看窗外,老師要他 在教室後罰站,兩腿彎曲,兩手頂著一盆水,站半個小時。要不然,就是 張炳煌得了個“丙下”,老師把一個寫著“我是懶惰蟲”的大木牌掛在他 胸前,要他在下課時跑步繞校園一周。 我每天背著書包,跟母親揮手道別,在街上、在雨里遊蕩了整整一個 月,記熟了七賢三路上每一個酒吧的名字,頂好、黑貓、風流寡婦、OK… … 被哥哥抓到、被母親毒打一頓,再帶回林老師面前時,我發覺,頭上 長瘡的王愛蓮也失蹤了好幾個星期。我回去了,她卻沒有。 王愛蓮帶著三個弟妹,到了愛河邊,跳了下去。大家都說愛河的水很 髒。 那一年,我們十一歲。 淡水的街頭,陽光斜照著窄巷里這間零亂的花鋪。 醫院里,醫生正在響亮的哭聲中剪斷血淋淋的臍帶;鞭炮的煙火中, 年輕的男女正在做永遠的承諾;後山的相思林里,墳堆上的雜草在雨潤的 土地里正一寸一寸地往上抽長……。 我,坐在斜陽淺照的石階上,望著這個眼睛清亮的小孩專心地做一件 事;是的,我願意等上一輩子的時間,讓他從從容容地把這個蝴蝶結紮好 ,用他五歲的手指。 孩子你慢慢來,慢慢來。 原載聯合副刊,一九八五年三月二十七日

;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終於嫁給了王子 安安和彎腿的昂弟在搶一輛小卡車,昂弟搶贏了,把東西緊緊抱在懷 里,死命抵抗敵人的攻擊。 媽媽看見安安突然松了手,退後一步。她正要安撫他,卻見這兩歲小 娃兒端起兩只小手臂,做出獵人射擊的姿勢,對准昂弟,口里發出“砰砰 ”的槍聲,然後滿意地說:“死了!” 媽媽覺得驚心動魄,只有她知道安安“殺人”的靈感來自哪里。 “大野狼把外婆和小紅帽吞下肚之後,覺得累了,就倒在外婆的床上 ,呼呼大睡起來。”媽媽和安安依偎在一起,看光複書局出版的世界童話 書。書頁上的野狼畫得惟妙惟肖,大大的嘴巴露著尖銳的白牙,血紅的長 舌。 “獵人來了!”焦急的安安搶在前頭,替媽媽接下去;這故事,他已 經聽了許多遍了,每一個細節他都記得。 “剛好有個獵人經過小屋子,”媽媽繼續說:“聽見屋里呼呼的聲音 ,覺得奇怪:怎麼外婆聲音這麼難聽?他湊近一看,看見了大野狼這個壞東 西,於是他舉起槍來——” 安安聚精會神地聽著,兩眼盯著書上一管大獵槍—— “叫!一聲,獵人開槍把野狼打死了!然後用剪刀把野狼肚子剪開, 救出了外婆和小紅帽。” 媽媽講完了故事,心里覺得不太舒服:野狼也是動物,和小白兔一樣 是宇宙的寵物,童話里卻老是給野狼開膛破肚,不是尾巴給三只小豬燒焦 了,就是肚皮被羊媽媽剪開,放進大石頭,掉到河里淹死了。媽媽覺得野 狼受到不公平的歧視。而且,野狼遭遇的淒慘也使她開始注意到童話里的 殘酷和暴力。 膾炙人口的《白雪公主》在西方的社會已經受到現代父母的排斥,所 以媽媽特別用心地讀了一遍,啊,你看!皇後下令殺死白雪公主,部下不 肯,皇後便說:“不肯就砍下你的頭來!” 部下不得已,只好對白雪說:“你逃吧!我會殺死一只鹿,把它的心 髒冒充是公主的,交給皇後。” 白雪公主沒死,皇後又化裝成老婦人,進了公主的門。“老婆婆一進 門,就拿著絲帶。很快地勒住白雪公主的脖子,越勒越緊。她看見白雪公 主躺下去,一動也不動了,才放手逃出森林。” 白雪仍舊沒死,皇後就把毒藥塗在梳子上,然後把毒梳子插進公主的 頭發。公主仍舊不死,於是皇後用毒蛇的腳、鼴鼠的眼睛、蛤蟆的尾巴, 還有蜥蜴的翅膀,做成劇毒,塗在蘋果上,給公主吃下……。 媽媽心驚肉跳地讀著白雪公主的故事,短短的情節中,有各形各式殺 人的方法:用刀子砍頭,用剪刀剖開胸膛取出心髒,用絲帶套住脖子把人 勒死,用毒藥給人吞下……我怎麼能跟兩歲的孩子講這種故事?媽媽拋開書 ,自言自語起來。 在他往後成長的歲月里,他會見到無數的人間醜惡事,沒有必要從兩 歲就開始知道人與人之間的仇恨。人的快樂童年何其匆促,何其珍貴!媽 媽邊想,邊抽出《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 “強盜看見卡希姆,揮著刀大叫:‘大膽的小偷!竟敢跑到這兒來偷 東西,看我一刀殺了你。’P20-21

商品評論

1個評論
  • 匿名會員2018-05-22 21:07:12

    書還不錯,也看完了,挺好的。

總計 1 個記錄,共 1 頁。第一頁最末頁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