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錦瑟我為流年 白落梅解讀三毛最美文章圖書

白落梅寫的書:你是錦瑟我為流年

售價:115

商品編號:TB000226

數量:

購買

分享:
你是錦瑟我為流年 白落梅解讀三毛最美文章圖書

商品描述

 

  • 產品名稱 : 你是錦瑟我為流年:三毛的...
  • 書名 : 你是錦瑟我為流年:三毛的萬水千山(白落梅作品)
  • 定價 : 115元
  • 出版社名稱 : 中國華僑出版社
  • 出版時間 : 2013年01月
  • 作者 : 白落梅
  • 紙開本 : 32
  • 書名 : 你是錦瑟我為流年:三毛的萬水千山(白落梅作品)
  • ISBN編號 : 9787511329837

 

 

 

 

 

 

 編輯推薦

如果有一天,你在紅塵某個街巷,遇見這樣一個女子。她身材高挑,散著長發,帶著一種繁華落盡的滄桑,一種意興闌珊的美麗。那麼,請記得,她的名字叫三毛。
三毛的故事,無需杜撰,不必虛構,她的人生就是一部不可複制的傳奇。
《你是錦瑟 我為流年》是白落梅繼《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林徽因傳》《因為懂得 所以慈悲:張愛玲的傾城往事》之後,書寫三毛的萬水千山,與前兩本組成了近現代才女系列三部曲,為讀者呈現溫婉才情中的傳奇人生。

有外封和里封,雙封面,更顯檔次呢!

內容推薦

她是一朵自由行走的花,騎在紙背上,將萬水千山行遍。撒哈拉沙漠上她倔強地綻放,波西米亞是她靈魂的原鄉。
她這一生,不慕世間風物情長,不爭凡塵冷暖朝夕,不懼人生悲喜消磨。只為了,心靈可以自由放飛。哪怕和至愛的人,迷散在陌生的風雨里;哪怕從此天各一方,決然相忘。她依然選擇遠方,選擇流浪。她,就是三毛。
在本書中,白落梅再以絕美文字,書寫三毛且行且愛的一生。為喜歡三毛的讀者,提供了另一種解讀她的視角。

作者簡介

白落梅,原名胥智慧。棲居江南,簡單自持。心似蘭草,文字清淡。已出版作品《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恨不相逢未剃時——情僧蘇曼殊的紅塵遊曆》《西風多少恨 吹不散眉彎》《在最深的紅塵里重逢——倉央嘉措詩傳》《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林徽因傳》《因為懂得 所以慈悲——張愛玲的傾城往事》《歲月靜好 現世安穩》等。

目錄

 

第一卷 天上飄落一粒沙
【01】紙上相逢 003
【02】初落山城 011
【03】金陵春夢 018
【04】結緣文字 025
【05】學堂受辱 032
第二卷 為什麼流浪遠方
【06】塵封心門 041
【07】破繭成蝶 048
【08】愛是信仰 055
【09】流浪遠方 062
【10】春風換顏 069
第三卷 夢里花落知多少
【11】邂逅荷西 079
【12】漂流德國 087
【13】風雨歸來 094
【14】遭遇情劫 102
【15】久別重逢 110
第四卷 前世鄉愁撒哈拉
【16】前世鄉愁 121
【17】大漠之旅 128
【18】白手起家 136
【19】執子之手 143
【20】安之若素 151
第五卷 萬水千山總是情
【21】中國飯店 161
【22】沙漠故事 168
【23】風雲變幻 176
【24】亂世飄萍 183
【25】宿命之島 190
【26】天上人間 197
第六卷 滾滾紅塵聚與散
【27】萬水千山 207
【28】洗盡鉛華 215
【29】滾滾紅塵 222
【30】遙遠地方 229
【31】夢的原鄉 237
【32】做回過客 246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序言
假如愛有來生
 
踏光陰而行,折一笠風,一袖月,走進沙漠,找尋前世的鄉愁。揀塵埃裝入行囊,將故事寄去天涯。一個人,獨對千山,在歲月幹枯萬年的河床里,忘記繁華。昨日塵緣,於風沙中開始模糊不清。且喝一杯叫承諾的酒,等待有緣人,攜一片記憶來相認。
 
煙花一樣寂寞的女子,月光一樣驕傲的女子,沙漠一樣荒涼的女子。在撒哈拉踽踽獨行,邂逅一幕幕預約的風景,因為有過前盟舊誓,遲早都要兌現。問一聲南飛的大雁,那些愛過的人,一去不回的時光,是否別來無恙?
 
她打沙漠歸來,洗去一身塵埃。走過萬水千山,看過天地洪荒,已是世事洞明,波瀾不驚。如果有一天,你在紅塵某個街巷,遇見這樣一個女子。她身材高挑,散著長發,帶著一種繁華落盡的滄桑,一種意興闌珊的美麗。那麼,請記得,她的名字叫三毛。
 
她這一生,都在流浪,都在拾荒。也曾在最美的年華,遇見最好的男子。他為她笑傲風雲,她為他紅顏盡歡。卻也因了這段初戀,從此流浪遠方,挑風擔雨。她與荷 西,是被命運設下的一局棋,起落之間,輸贏已定。他們曾經用六年時間錯過,又用七年時候來擁有,後來,再用一生時光來別離。
 
這期間,還有許多來曆不明的男子,遭遇許多濃淡相宜的情緣。痛過,哭過,承諾過,失信過。哪怕在她遲暮之時,還期待年近八旬的民歌大師王洛賓,可以給她一 根生活的拐杖。那麼多的人,那麼多的故事,都成為她生命里擦肩而過的風景。無論是刻骨銘心,還是輕描淡寫,結局處只倉促收尾,生生做了戲文章節。
 
人生緣分無法預知,我們不知道,打身邊走過的人,誰是舊相識,下一個轉彎路口,又會與誰遇見。盡管,三毛在行途中不斷演繹聚散離合,但那些住進過她心里,甚至與她共枕過的人,都相繼而去。她只是立於光陰水岸,為過客踐行的女子,而最後目送她背影的,則是白發蒼顏的父母。
 
世間有太多的錯過和遺憾,三毛就是帶著這種殘缺的美,一個人徒步天涯。她的世界,也曾有過良辰美景,有過錦瑟華年,卻沒有地老天荒。愛情於她,只是一個美麗的幻覺,禁不起日月消磨,在晚風薄暮中漸行漸遠。
 
三毛的故事,無須杜撰,不必虛構,她的人生就是一部不可複制的傳奇。她是一個聰慧的女子,在嘗盡煙火幸福之後,滿足地死去。她選擇親手這段自己的生命,是 為了給將來的日子,留下一段如夢如幻的空白。而活著的人,在尋覓中歎息,在感動中淚垂,猜測著一個永遠也不能知曉的謎底。
 
歲月原本不會相欺,是我們支付了太多的美好,又不願平和對待,所以才有了諸多的不如意。人其實不必和時光爭奪,因為有一天,時光依舊鋒利如初,而我們已經清淡如水,從容似風。
 
卸下半生行囊,把人世風塵關在門外,簡約活著,溫暖相依。從今後,你是錦瑟,我為流年。
 
 
 
 
內文
 
【06】塵封心門
 
蘇東坡曾寫道:“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多麼美好的詞句,只是有多少人,把珍貴的光陰,煮成一壺新茶,留給自己細細品嘗。一池春水一城花,一縷微風一柳斜。紅塵故事,演來演去,就那麼幾件耐人尋味的。而世間風景,一花一葉,都賞心悅目。
 
可三毛,卻在最美的年華,把自己塵封,恨不能與世隔絕。這種冰冷與孤絕,怪癖與敏感,持續了好幾個春秋,才得以緩解。如果可以,她真的願意在文字中,滿足地死去。三毛把自己關進家里那幢日式屋子,不出門,不多言語。浮世流年,再相逢,已是萬紫千紅皆開遍。
 
“在我這個做母親的眼中,她非常平凡,不過是我的孩子而已。三毛是個純真的人,在她的世界里,不能忍受虛假,或許就是這點求真的個性,使她踏踏實實的活 著。也許她的生活、她的遭遇不夠完美,但是我們知道,她沒有逃避命運,她勇敢面對人生。三毛小時候極端敏感和神經質,學校的課業念到初二就不肯再去,我和 她的父親只好讓她休學,負起教育她的責任。”這是三毛母親繆進蘭的話,寥寥數語,道出一個母親的寬容與偉大。
 
三毛的父母,用平凡的愛,來理解三毛,縱容三毛。少年時足不出戶,長大了背井離鄉,最後滿身風塵從沙漠歸來,他們從不曾責備,唯有心疼。蒼茫人間,有太多禁錮,世事總是與心相違。這世上,無非愛與恨,無非你和我,卻為什麼,有那麼多的驚擾和無奈。
 
三毛不明白,我亦不明白。她看不懂這個世界,所以把自己關起來,空對一彎冷月,一簾花雨。剛休學時,三毛被父母送進了美國學校,不幾天,就學不下去。又送 去學插花,仍是無果。最後,父母為三毛請來了家庭教師,讓她學習喜愛的繪畫。他們並不期待,她在繪畫上有所作為。只希望她可以留出一小部分空間,不要將自 己荒蕪在那個潮濕的角落。
 
先跟名家黃君璧習山水,後同邵幼軒習花鳥,但成日臨摹那些看似優雅卻規矩的線條,讓三毛覺得索然無味。縱然是潑墨的寫意畫,也無法讓三毛盡情釋放她渴望自 由的靈魂。她甚至覺得,那些長短不一,井然有序的線條,是用來纏繞心情的繭。如果真的是繭,那她寧願安靜地回到自己的繭內,讓時間繼續踱步,她獨自孤單停 留。
 
後來,父親教她背唐詩宋詞,看《古文觀止》,與她談論文學和人生。每次她沉浸在詩詞的意境中,恨不能自己可以回到唐宋時代,用詩換酒,用詞換情,做個詩 人,或是劍客,都好。可掩卷之時,又覺得千古繁華,亦不過是一場夢。那個年代的天子王侯、文人墨客、布衣百姓,都隨著曆史謝幕,做了戲中人物。
 
驟暖忽寒的紅塵,總是需要一些唯美和淒涼的故事來裝點。三毛,做不了那個詩經時代的女子,也不肯與唐風宋月,在夢里相逢。她期待人生有更大的轉變,一種煥然一新,脫胎換骨的重來。
 
上蒼不會讓這個自閉少女,真正水盡山窮,在大漠孤煙的荒野,還有一個人願意為你指點迷津。這個將三毛從心靈的匣子里拯救出來,讓她願意破繭成蝶的人,叫顧福生。
 
千萬個人之中,如何讓足不出戶的三毛,將他遇見,亦是有著深刻的緣分。那一日,三毛姐姐陳田心,約朋友到家里玩。其中一對姐弟,叫陳繽與陳驌。幾個朋友玩得興起時,陳驌突然說,他要畫一場戰爭給大家看。一場騎兵隊與印第安人的慘烈戰役,就在他筆下快速完成。
 
待大家散了,去院子里遊玩時,一直躲在角落的三毛,卻悄悄拾起這張被遺棄的畫。正是這張畫,濃鬱的色彩與強烈的畫面感,觸動了她心底柔軟的地方。讓她覺得,沉寂的生命,原來還是可以複活。覺得這世上,還有一種風景,是為自己而生。
 
後來陳驌告訴她,他學的是油畫,老師是顧福生。對於三毛來說,這是一個陌生而普通的名字。就是這個名字,在三毛寂靜的心湖,蕩起漣漪。這個素日寡言的女孩,居然開口央求母親,讓顧福生收她做學生。
 
繆進蘭聽後,驚喜萬分。這幾年,她為自閉的女兒操碎了心,她擔憂這朵含苞待放的花蕾,不應節綻放,反而獨自枯萎。卻苦於不知如何開啟她的心門,讓她看到屋外那一米燦爛的陽光。如今三毛嘗試走出她畫好的界限,作為母親,縱是不惜一切,也要完成她的心願。
 
顧福生,顧祝同將軍的二公子,將門之後,選擇藝術之途,獨特而執著的才子。台灣五月畫會的畫家。他年輕俊秀,安靜可親,是台北文藝圈知名的美男子。
 
顧福生的好友作家白先勇,曾這麼評價過他那個時期的作品:“他創造了一系列半抽象人體畫。在那作畫的小天地中,陳列滿了一幅青蒼色調,各種變形的人體,那麼多人,總合起來,卻是一個孤獨,那是顧福生的青色時期。”
 
正是這樣一位青春藝術家,讓三毛告別了幾年自閉生涯,走出那間日式老屋,重新賞閱人間春色,都市繁華。三毛在《我的快樂天堂》中寫道:“多年過去了,半生 流逝之後,才敢講出:初見恩師的第一次,那份‘驚心’,是手里提著的一大堆東西都會嘩啦啦掉下地的‘動魄’。如果,如果人生有什麼叫做一見鐘情,那一霎 間,的確經曆過。”
 
泰安街二巷二號,顧家。三毛初次走進這座深宅大院,穿過杜鵑花徑,來到顧家為顧福生築的畫室。塵封了幾年的三毛,有些怯懦和拘謹。但當她看見這位穿紅色毛衣,年輕俊美的老師時,瞬間就舒展了眉結。這一年,三毛十六歲,顧福生二十五歲。
 
顧福生不同於,三毛以往遇見的任何老師。他溫和安靜,對於三毛不上學的事,以及她的自閉,一切都不追問。他是一個把全部心思投入在創作中的藝術家,他的風 度,讓三毛一見傾心。這種喜愛,無關於愛情,又確實令她有種難以言狀的心動。就在彼此相看的刹那,三毛認定,這位溫柔的老師,可以讀懂她。
 
緣分這個詞,被千萬個人,說過千萬遍。它古樸亦清雅,深情亦疏淡。可任何時候,它都是那麼美麗,那麼恰到好處。如晨起時花瓣上的雨露,如午後的一曲琴音,又似月夜里的一剪涼風。來時無語,去時無聲。
 
三毛真正相信緣分,應該是從與顧福生的相識開始的。這個心底有著舊傷的少女,一直以來,對人事萬般抵觸。她把自己安置在一個純淨的角落,假裝聽不到外面的風聲雨聲,這樣就不會有驚擾,不會有傷害。可三毛卻喜歡和顧福生相處,因為他的寬容與尊重,讓她可以安心做自己。
 
三毛給自己取了一個英文名字——ECHO。ECHO,意譯為‘回聲’,一位希臘神話中,戀著水仙花又不能告訴她的那個山澤女神的名字。三毛以ECHO為名,表白著一個少女內心的自戀與哀怨。
 
後來,三毛在一幅臨摹老師的畫作上,簽下了這個名字。三毛苦學幾個月,所作的畫,並沒有多少進步,也看不出她在繪畫上有何天賦。但顧福生卻依舊溫和耐心相 待,給她關愛和鼓勵。這讓驕傲的三毛愈發感到自卑,她甚至想過,重新躲回自己的繭內。至少那樣沒有人看到她的一無是處,或許就安全了。
 
正當三毛心灰意冷時,顧福生又給她點亮了一盞不滅的心燈。三毛此生不忘,是誰把她從滔滔江心,帶至楊柳依依的河畔,又是誰為她在荒蕪人煙的山穀,找到一間遮身的茅屋。後來,三毛對藝術結下那麼深刻的愛,歸於顧福生當年給她的啟發和感動。
 
顧福生深知,三毛的才華不在於繪畫。在她小小心靈深處,似乎與文字有著更加深刻難解的情結。這世上,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片風景,一段使命。顧福生為畫而生,那三毛該是為文字而活。但紅塵路上,總有許多轉彎的地方,需要別人的指引。夢想雖美,有時候,亦需要別人來成全。
 
有一天,顧福生微笑遞給三毛一本《筆匯》合訂本,還有幾本《現代文學》雜志。這幾本書刊,是當時台灣最優秀的文藝青年熱愛的讀物,與三毛讀過的中國古典小 說和舊俄名著,可謂大相徑庭。這份濃鬱又清新的現代之風,吹徹三毛鏽蝕多年的心靈,讓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與驚奇,欣喜和感動。
 
在真正的滄桑,還沒有嘗曆之前,她要做那枚背叛安靜的綠葉,和春風一起放飛。用文字果腹,光陰下酒,在湛湛日光下,抒寫一段盛世年華。
 
顧不了那麼許多,與時光攜手而行,該是一往無悔。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