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里花落知多少

三毛的書:夢里花落知多少

售價:95

商品編號:9787530211076

數量:

購買

分享:
夢里花落知多少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夢里花落知多少/三毛全集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三毛開本:32開
  頁數:315頁
  出版時間:2011-07-01
ISBN號:9787530211076印刷時間:2011-07-01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藝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有外封和里封,雙封面,更顯檔次呢!

編輯推薦語
《夢里花落知多少》記錄了荷西過世後三毛的生活。 其中《背影》《荒山之夜》《克里斯》,出自台灣皇冠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八月初版的《背影》,《不死鳥》《明日又天涯》《歸》《夢里夢外》《不飛的天使》《似曾相識燕歸來》《夢里花落知多少》,出自台灣皇冠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八月初版的《夢里花落知多少》;《一生的戰役》,出自台灣皇冠出版社一九八三年七月初版的《送你一匹馬》;《狼來了》《夏日煙愁》《你從哪里來》、《如果教室像遊樂場》、《春天不是讀書天》《我先走了》《求婚》《星石》《吉屋出售》《隨風而逝》《E.T.回家》《重建家園》,出自台灣皇冠出版社一九八八年七月初版的《鬧學記》。
內容提要
三毛一生短暫,但經曆不凡。在三毛還是二毛的時候,輟學的她一度 自閉、叛逆,遊學西班牙、德國、美國後,漸漸成長為獨立自信的青年; 一九七四年,三毛與荷西在撒哈拉沙漠結婚,白手成家,她的文學創作生 涯從此開啟;移居加納利群島後,三毛的生活漸趨安定,她的創作也達到 了高峰;一九七九年,荷西意外去世,三毛的心靈受到巨大創傷,人生陷 入低穀;返台後,三毛再度出走,遊曆中南美洲,開始新的生活。 《夢里花落知多少》記錄了荷西意外去世後,三毛的孀居生活,共二 十三篇,展現了三毛漸漸走出人生低穀,再次堅強面對生命的心路曆程。 這段時期三毛的文學創作也達到了高峰。《夢里花落知多少》帶你全方位 了解三毛。
作者簡介
三毛,台灣著名作家,1943年3月26日出生於重慶,浙江省定海縣人。本名為陳懋平,1946年改名陳平,筆名“三毛”。1964年進入文化大學哲學系,肄業後曾留學歐洲,婚後定居西屬撒哈拉沙漠加那利島,並以當地的生活為背景,寫出一連串情感真摯的作品。1981年回到台灣,曾在文化大學任教,1984年辭去教職,專職從事寫作和演講。1991年1月4日去世,享年48歲。 三毛的足跡遍及世界各地,平生著作、譯作十分豐富,其中《撒哈拉的故事》、《雨季不再來》、《哭泣的駱駝》、《我的寶貝》、《鬧學記》、《滾滾紅塵》等散文、小說、劇本更是膾炙人口,在全球華人社會廣為流傳,在大陸風靡一時,影響了整整一代人。
目錄

背影
荒山之夜
克里斯
離鄉回鄉
雨禪台北
周末
不死鳥
明日又天涯
雲在青山月在天

夢里夢外
不飛的天使
似曾相識燕歸來
夢里花落知多少
夏日煙愁
你從哪里來
如果教室像遊樂場
春天不是讀書天
我先走了
星石
吉屋出售
隨風而去
E.T.回家
重建家園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那片墓園曾經是荷西與我常常經過的地方。 過去,每當我們散步在這個新來離島上的高崗時,總喜歡俯視著那方 方的純白的厚牆,看看墓園中特有的絲杉,還有那一扇古老的鑲花大鐵門 。 不知為什麼,總也不厭地悵望著那一片被圍起來的寂寂的土地,好似 鄉愁般地依戀著它,而我們,是根本沒有進去過的。 當時並不明白,不久以後,這竟是荷西要歸去的地方了。 是的,荷西是永遠睡了下去。 清晨的墓園,鳥聲如洗,有風吹過,帶來了樹葉的清香。不遠的山坡 下,看得見荷西最後工作的地方,看得見古老的小鎮,自然也看得見那藍 色的海。 總是癡癡地一直坐到黃昏,坐到幽暗的夜慢慢地給四周帶來了死亡的 陰影。 也總是那個同樣的守墓人,拿著一個大銅環,環上吊著一把古老的大 鑰匙向我走來,低低地勸慰著:“太太,回去吧!天暗了。” 我向他道謝,默默地跟著他穿過一排又一排十字架,最後,看他鎖上 了那扇分隔生死的鐵門,這才往萬家燈火的小鎮走去。 回到那個租來的公寓,只要母親聽見了上樓的腳步聲,門便很快地打 開了,面對的,是憔悴不堪等待了我一整天的父親和母親。 照例喊一聲:“爹爹,姆媽,我回來了!”然後回到自己的臥室里去 ,躺下來,望著天花板,等著黎明的再來,清晨六時,墓園開了,又可以 往荷西奔去。 父母親馬上跟進了臥室,母親總是捧著一碗湯,察言觀色,又近乎哀 求地輕聲說:“喝一口也好,也不勉強你不再去墳地,只求你喝一口,這 麼多天來什麼也不吃怎麼撐得住。” 也不是想頂撞母親,可是我實在吃不下任何東西,搖搖頭不肯再看父 母一眼,將自己側埋在枕頭里不動。母親站了好一會兒,那碗湯又捧了出 去。 客廳里,一片死寂,父親母親好似也沒有在交談。 不知是荷西葬下去的第幾日了,堆著的大批花環已經枯萎了,我跪在 地上,用力將花環里纏著的鐵絲拉開,一趟又一趟地將拆散的殘梗抱到遠 遠的垃圾桶里去丟掉。 花沒有了,陽光下露出來的是一片黃黃幹幹的塵土,在這片刺目的, 被我看了一千遍一萬遍的土地下,長眠著我生命中最最心愛的丈夫。 鮮花又被買了來,放在注滿了清水的大花瓶里,那片沒有名字的黃土 ,一樣固執地沉默著,微風里,紅色的、白色的玫瑰在輕輕地擺動,卻總 也帶不來生命的信息。 那日的正午,我從墓園里下來,停好了車,望著來來往往的車輛和行 人發呆。 不時有認識與不認識的路人經過我,停下來,照著島上古老的習俗, 握住我的雙手,親吻我的額頭,喃喃地說幾句致哀的語言然後低頭走開。 我只是麻木地在道謝,根本沒有在聽他們,手里捏了一張已經皺得不成樣 子的白紙,上面寫著一些必須去面對的事情: 要去葬儀社結賬,去找法醫看解剖結果,去警察局交回荷西的身份證 和駕駛執照,去海防司令部填寫出事經過,去法院申請死亡證明,去市政 府請求墓地式樣許可,去社會福利局申報死亡,去打長途電話給馬德里總 公司要荷西工作合同證明,去打聽寄車回大加納利島的船期和費用,去做 一件又一件刺心而又無奈的瑣事。 我默默地盤算著要先開始去做哪一件事,又想起來一些要影印的文件 被忘在家里了。 天好似非常的悶熱,黑色的喪服更使人汗出如雨,從得知荷西出事時 那一刻便升上來的狂渴又一次一次地襲了上來。 這時候,在郵局的門口,我看見了父親和母親,那是在荷西葬下去之 後第一次在鎮上看見他們,好似從來沒有將他們帶出來一起辦過事情。他 們就該當是成天在家苦盼我回去的人。 我還是靠在車門邊,也沒有招呼他們,父親卻很快地指著我,拉著母 親過街了。 那天,母親穿著一件藏青色的襯衫,一條白色的裙子,父親穿著他在 倉促中趕回這個離島時唯一帶來的一套灰色的西裝,居然還打了領帶。 母親的手里握著一把黃色的康乃馨。 他們是從鎮的那頭走路來的,父親那麼不怕熱的人都在揩汗。 “你們去哪里?”我淡然地說。 “看荷西。” “不用了。”我仍然沒有什麼反應。 “我們要去看荷西。”母親又說。P1-3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